汽车金融市场新剧本:合规加码、竞争加剧、创新加速

2021年,汽车行业在“芯痛”之下,产销节奏紊乱,传统燃油车滞涨趋势渐显,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快速壮大,二手车市场迎来阶段性爆发。在此背景下,更加精细化的合规监管政策以及行业下行趋势,使竞争愈演愈烈,汽车金融机构们或主动突击,或被动突围,开始寻找新的增长曲线。

国家及地方政府连续出台新规,合规政策走向精细化

2021年,国家先后出台了包括利率、催收工作指引、个人信息保护等相关法律法规,进一步规范汽车金融贷前、贷中、贷后管理。

如,最高人民法院2021年1月1日修订的《关于审理民间借贷若干问题的司法解释》明确规定,民间借贷利率不得超过同期LPR的四倍(目前LPR是3.56%,四倍为15.4%)。在此之前,国家对于民间借贷有24%年利率和36%年利率2条线3个档,24%以下是受法律保护支持的;24%-36%是灰色地带,法律不支持,但若当事人双方协商一致后是有效的;36%以上是红线,不可触碰。

北京朗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汽车法律专家武峰在2021中国汽车金融年会上指出,有部分汽车金融机构同仁认为,该司法解释第一条第二款规定只适用于没有金融牌照的机构,但审判实务中,很多地方的法院会认为:不管有牌照还是没牌照的金融机构,两者在市场功能、社会主体地位方面都是一样的,不应当作区别性对待。

2021年11月25日,银保监会发布《关于规范银行服务市场调节价管理的指导意见》公开征求公告,其中包括:禁止外包服务提供商向客户收取服务费用、禁止合作机构以银行名义向客户收取任何费用。业内人士表示,这可能会直接影响二手车金融业务中的担保环节。

地方政府也结合区域情况给汽车金融相关业务“打补丁”:

5月,广东省地方金融监管局发布了《广东省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实施细则》,其中第十六条【过渡业务管理】规定,新注册融资租赁公司不得兼营商业保理业务。现有融资租赁公司不得新增商业保理业务,相关存量业务合同到期后自然终止。

6月,江苏省金融局发布《江苏省融资租赁、商业保理公司监管评级指标体系(试行)》,提出融资租赁公司鼓励将IRR控制在8%以内。

9月,浙江宣布全面开展汽车消费贷款担保专项整治,防范和化解从事汽车消费贷款担保业务及关联业务领域的非法金融风险。

11月,银保监会在答复融资租赁、商业保理企业监管相关问题时表示,根据《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和《中国银保监会办公厅关于加强商业保理企业监督管理的通知》,目前对融资租赁公司、商业保理企业异地经营没有明确监管要求。但在监管导向上,除反向保理和承租人或出卖人为集团内关联企业的融资租赁业务外,支持融资租赁、商业保理企业主要服务本地、深耕本地市场。同时,监管上不鼓励注册地和实际经营地脱节或者在注册地只保留少数职能部门、其他部门跨省市办公的做法。

金融机构频繁因违反审慎经营规则受罚

随着严监管时代的到来,今年内,包括梅赛德斯-奔驰汽车金融有限公司、华晨东亚汽车金融有限公司等在内的多家汽车金融公司也均领到过罚单。如,12月3日,奔驰汽车金融因发生核心业务系统中断暴露出业务连续性管理不到位,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罚款人民币40万元。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因为女车主维权闹得沸沸扬扬的奔驰金融服务费事件,最终奔驰汽车金融公司因为“外包活动管理存在严重不足”被罚款80万元。华晨东亚汽车金融有限公司于2月份也因内部控制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被责令改正并罚款人民币50万元。

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银行业监督管理法》第二十一条规定,审慎经营规则包括风险管理、内部控制、资本充足率、资产质量、损失准备金、风险集中、关联交易、资产流动性等内容。其中,风险管理与内部控制属于内容延展性强、金融机构“踩坑”较多的部分,尤其汽车金融产业链分工越来越细化,外包服务品类变多,以及智能化、数字化、线上化带来的流程简化,一方面大大提升了业务效率和客户体验,另一方面也给违法犯罪组织可乘之机,通过白户“背债人”、虚构资料、签订不规范合同、空白合同,故意隐瞒或设置陷阱、虚高贷款金额等手段实施犯罪。

仅11月下旬公布的案例就包括:11月20日,上海青浦区破获的一起车贷诈骗案,犯罪人李某伙同4S店中介在全国招揽无贷款资质的借款人,伪造贷款材料到指定4S店购车,骗取金融机构贷款,自2018年年末至2021年初共骗取贷款达420余万元;11月26日,安徽肥西县通报打掉一个盘踞在安徽、湖南、广东等地的犯罪团伙,该团伙于2020年1月至5月期间,通过包装16名“客户”购买了16辆奥迪汽车,利用汽车金融公司免抵押政策,在偿还1至2期车辆贷款后断供并将车倒手卖给广东某汽贸公司,造成该汽车金融公司损失达400余万元。

点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