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OS始终涨不起来,柚子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EOS始终涨不起来,柚子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除了Defi生态之外,20年初社区中流行的20年的四大热点之一就是以太坊2.0.而以太坊的核心领导人V神一直在深入研究PoS机制、研究能提升以太坊整体性能和扩展性的相关技术,以太坊强大的开发者社区也逐步将V神的理念转换成实现。V神的言行举止也始终是围绕以太坊,在V神的带领下,以太坊于2020年12月1日,顺利进入2.0时代。

《EOS始终涨不起来,柚子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其次是波卡,波卡向来以研发进度慢著称,所以20年前波卡的价格始终在100美元左右上下浮动。波卡的创始人是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和前CTO加文·伍德,他贡献了以太坊早期70%的代码,是以太坊虚拟机(EVM)的提出人,发明了以太坊开发语言Solidity。”V 神背后的男人“是其原来的称呼,创立波卡后又多了“跨链之王“、”Web3 开拓者“等称谓。加文·伍德对于以太坊的优劣势可以说是一清二楚,在波卡项目中,提出了通过”平行链“和”中继链“的技术解决以太坊的性能和可扩展性等核心问题。而波卡作为20年的四大热点之一,经过1:100拆分以及年底两波大浪,整个20年的涨幅大大超过了比特币和以太坊,而且目前波卡生态也多达400多个项目。可以说在加文·伍德的带领下,波卡是目前正在具备与以太坊相竞争的公链。

再次我们来看币安智能链。虽然币安智能链从目前看很难与以太坊竞争,但是实际上赵长鹏CZ领导的币安,早在2019年4月就启动了币安智能链。CZ作为当前华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领域的第一人,虽然在技术上远不能与V神和加文·伍德相比。但是对于生态建设绝对是一顶一的高手。在币安智能链推出后,CZ及币安平台对于币安智能链以及智能链上的项目的支持不遗余力,从不时的推特转推,到建立生态发展基金。再加上币安作为全球最领先的加密货币交易所的引流作用,从而使币安智能链上线后就快速超越波场和柚子,成为当前第二大Defi生态公链。

最后,我们再来看下波场。从某种层度上来讲,波场和柚子的地位比较相似,都处于尴尬的十字路口。但是无可否认孙宇晨作为生态领袖的投入层度是高于BM的。同为华人,孙宇晨和CZ对于生态的建设方法还是有点相似的,都是在进行不断的扩张与多元化。2020年,波场在孙宇晨的带领下,先后推出了JustStable、JustSwap、JustLend、JustLink、Sun等众多产品。唯一不同的是,CZ是带领生态项目共同前行,波场还是主要靠孙宇晨一个人,从生态推出的产品的名称就可以看出来。但是至少孙宇晨还是心系波场与波场生态,从这一点看波场也要略胜柚子。因此,在2020年,TRX的流通市值也有过短时超越了EOS。

回到柚子,自从EOS公链上线后,BM就以去中心化为借口,将EOS交给了柚子社区。BM和B1对于EOS公链都没有潜在的控制权。这导致了EOS发展缺少整体目标,对于EOS公链的发展方向和优化也没有规划。BM和B1进入公众视野的最大新闻不是对于EOS和EOS生态的建设,而是自己手里持有或购买了多少比特币。所以在领袖评分一个选项中,柚子是在所有同级别项目中分数最低的。

《EOS始终涨不起来,柚子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作为底层基础设施,在当前的发展阶段,开发者对于公链以及公链生态的发展是至关重要的。

虽然以太坊的网络拥堵、交易手续费高昂等问题一直被大众吐槽。但是在开发者生态中,毫无疑问,以太坊还是最受欢迎的公链。根据风险公司Electric Capital的最新加密货币领域开发者研究报告,在2020年第三季度,平均每月有2300名开发者在以太坊上工作,大大领先于排名第二的比特币的400名。

同样在报告中可以看出,与2019年等三季度相比,2020年第三季度波卡的开发者数量增长了一倍多。在排名靠前的区块链中,柚子开发者流失现象比较明显,平局每月损失88名活跃开发者。宝二爷也在19年6月的一篇文章中提到,与2019年相比,EOS开发人员减少了85%,Dapp活跃度减少了70%,可以说都是断崖式的下跌。

而这点也在生态项目中反应出来,Dapp时代,虽然只是主打博彩,但是柚子上至少还有像Blue、Bg等领先项目,甚至一度Dapp热度超过了以太坊。但是,早在2020年4月低,灰狼撰写《从DAPP数据简单分析各公链的应用现状》一文时,已经发现柚子的Dapp生态甚至已经被波场超越。

如今在Defi时代,大部分开发者和用户宁愿消耗大量的GAS费也宁愿留在以太坊,而不愿来柚子生态,柚子的Defi生态不仅与以太坊已经不在同一个等级上,并且还被币安智能链这一新来者超越,要不是大丰收一直在硬抗着,柚子的Defi生态将非常难堪。

3.公链基础设施几年来几无改进

与比特币和以太坊等基于工作量证明的区块链相比,基于权益证明的柚子公链转账手续费低、转账速度快的优势明显。但是PoS共识也有其明显的缺陷,再加上EOS的主节点机制,导致权力集中、共谋(超级节点操纵投票)等一系列问题。

另一方面EOS用户注册需要钱,任何操作都需要CPU,还有内存、REX等一系列难以理解的概念,这些弊端从诞生的第一天起就存在,而经过了将近三年时间,虽然像Mykey等钱包进行了封装,但是整体EOS的对于用户的操作不友好的现象,依旧如故。

虽然EOS号称高性能,但是在2019年11月份,因EIDOS一个项目挖矿,导致EOS主网整体瘫痪。更不用说支撑更大规模的互联网应用。

《EOS始终涨不起来,柚子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与以太坊上的项目频繁遭遇黑客攻击形成鲜明的对比的是,柚子的Defi项目已鲜有黑客攻击的事件,而是频现二次重启、频繁跑路的现象。有一种说法是“连黑客都看不上的平台不是一个好平台“,而柚子正面临这种尴尬场面。

4.B1持有BTC价值超过了EOS的市值

2020年12月18日,Block.One首席执行官BM在推特表示。B1已经积累了远远超过先前宣布的14万枚BTC(大部分为ICO时募集的资金)。按照目前比特币20万的价格,也即是说B1手里持有的比特币价值已经超过280亿,远超过EOS当前170亿的市值。

与之形成鲜明的对比的是,EOS节点严重缺乏资金,无力支撑EOS上的开发者,导致EOS上的开发者极度低迷,节点只能靠梦想来过日子,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19年第三季度以来,平均每个月EOS的开发者减少88名。

B1富得流油,EOS节点度日如年。B1通过ICO积累的财富,并没有投入EOS基础设施和生态建设。反而成为自己炫耀的资本,真是EOS的悲哀。如今的B1.就像形容中的资本家,宁愿把牛奶倒了也不送给穷人。宁愿漫无目的地坐在一堆当初募资的现金上发呆,也不愿拿出部分资金来支持EOS生态建设。

虽然2020年,在新冠病毒引发的全球经济危机,以及以美国为主的全球主要政体大量印发钞票的刺激下,比特币作为价值存储得到了广泛认可。但是目前区块链技术还在非常早期阶段,无论是技术层面的并发处理能力、数据存储技术,还是在应用普及度、社会认知度等方面离全面推广应用的距离还非常遥远。

《EOS始终涨不起来,柚子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在这样的背景下,公链作为区块链和加密货币技术,最重要的底层基础设施,需要不断的进行优化和完善。与17年相比公链的竞争非但没有减弱,反而是愈演愈烈。公链的竞争对手的实力也是越来越强,无论是波卡、Cosmos,还是以三大交易所为代表的币安智能链、火币链、OK链,其实力无疑比像ICon、小蚁等公链实力更强,更具竞争力。在这种情况下,技术停滞、裹足不前无疑将慢慢被淘汰。

EOS错过了17年牛市、18-19年Dapp时期追赶ETH的最佳时机,目前整个EOS生态能拿得出手的、扛大旗的不是21个主节点,而是去年Defi热潮新加入生态的大丰收。一方面主节点严重缺乏资金,无法开展持续的生态开发,而与子形成鲜明对比的是B1持有的比特币的价值都已经远远超过了EOS公链的流通市值,何其可悲。与以太坊、波卡、币安智能链的核心领导人仍投入大量精力推进基础设施和生态建设不同,以BM和BI为首的EOS领导层沉醉于资产膨胀的**中。从投资角度EOS与灰狼的“投资项目就是投资人,投资项目就要选龙头”投资理念格格不入。 之所以没有完全放弃EOS,也主要是因为EOS上还有一个像大丰收这样一直在逆风中行驶、值得敬佩的团队。

 

以上就是小编分享关于”EOS始终涨不起来,柚子的问题到底在哪里?”的相关文章,感谢读者的耐心阅读,觉得不错动动小手收藏转发吧!想了解更多相关新闻敬请关注小柚财经!

小柚财经QQ专线:21269772(带你加入更多行业交流群)
小柚财经微信公众号:搜索【今日币有约】关注即可

文章标题:EOS始终涨不起来,柚子的问题到底在哪里?
文章链接 http://www.dltsg.com/index.php/2021/01/18/8806/
小编申明:本站所提供文章资讯,均由互联网整理。

点赞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